??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老挝战场遭美机突袭,牺牲24位战友,我的床上落了弹片

发布日期:2020-09-06 04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阳光喷薄而出,天已经大亮了。这时候,我才看清周围的地形地貌。我们的阵地构筑在东线76公里右侧的山上。公路沿南帕河修建,逐渐向东北延伸。河对岸是种植着一片稻田的小平坝。与平坝相连的是低矮的山峦。山峦植被茂密,郁郁葱葱。在稻田中间,散落着一些小村庄。阵地山脚下的狭窄隘口,流淌着南帕河水,河上修建有一座钢筋水泥拱形桥,这便是我们的保卫目标一一勐拉大桥。

老挝慰问团深入援老部队慰问

保住勐拉大桥,不被敌人飞机炸毁,是我们驻守在这里的任务。我们占领阵地的头几天,战局平稳,没有敌机进入防区。利用没有战事的时间,我们继续完善阵地,熟悉周围空域。营里考虑到山上缺水,同意每班每天晚上派一人下山挑水,以连为单位集体上下阵地,顺便把全班换下来的衣服清洗干净。长时间成天守在阵地,难免会有枯燥的感觉,所以我也希望班长能派我下山,可以看看山下的风光。不知是出于照顾,还是不放心,班长就是不派我,我只有偶尔偷偷地用高倍望远镜观看远处的风景。

高兴之余,我们为没有当场击中敌机而感到遗憾。我当然也是万分激动,

刘智浚《与祖国同行》连载

不一会儿,就听到连队侦察兵高声报告:34号上空发现敌机。连长赵学财果断下令:“34号上空,瞄准目标,准备射击!”随着连长口令的发出,全连6门火炮,一共12个炮管,齐刷刷地指向敌机。测距兵不断报告目标距离:“10千米、8千米、6千米、4千米、3千米!”

12月30日这天,天空晴朗。白天即将逝去,夜幕开始降临。天边的晚霞尚未完全消失,头顶上的天空,出现了稀稀疏疏的星星。大家吃完晚饭正在休息,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。我和大家一样,马上意识到有敌情,便飞速跑到炮位上,各就各位,戴好钢盔,严阵以待。

1970年即将过去,上级给我们送来了过年的食品。司务长余清泉张罗着我们在国外过的第一个年。他要在元旦这一天,在我们守卫的目标东线76公里勐拉大桥,让大家在阵地上吃顿好饭菜,过个战地年。阵地上有了些临近过年的喜庆气氛。

1970年12月14日,我们夜间进入老挝,连夜构设好了高炮阵地。

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枪实弹的参加战斗。我不再是穿着军装的文弱书生,而是一个在炮火硝烟中经过锤炼的铁血军人。

侦察兵3字刚出口,连长就发出洪亮而清晰的口令:“长点射,放!”

我在老挝留影

刹那间,阵地上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,几十个炮口射出的炮弹,像一条条火龙,直奔敌机而去。只见敌机立即晃动机头,改变航路,向南逃离。整个战斗经历了半个多钟头,开火时间不到2分钟。这时,我们的阵地上已是烟雾弥漫,散发着浓浓的硝烟味。战士们兴奋异常,我们猛烈地炮火吓得敌机掉头逃离,我们的保卫目标勐拉大桥安全无损。

10

我配得上身着的戎装,我无愧于革命军人的光荣称号。“12?30”战斗的炮声,迎来了1971年的元旦。

历史咨询 | 热透新闻 | 汽车资讯 | 军事新闻 | 体育新闻 | 星声星语 | 时尚新闻 | 娱乐新闻 | 社会文化 | 大咖名流 |

Power by DedeCms